當前位置: > 論文中心 > 教育論文 >

大學語文中《嬰寧》人物性格解說

時間:2014-06-06 13:56來源:未知 作者:馮國晨 點擊:
《嬰寧》是《聊齋志異》中膾炙人口的名篇,嬰寧的形象是蒲松齡筆下許多成功的女性形象之一,人見人愛,好評如潮。學者們把它選編到《大學語文》課本中,是很有見地的。但是有的教材編寫者,對嬰寧這一文學形象的理解,有失準確,因而衍生出一些看似深刻,實

  《嬰寧》是《聊齋志異》中膾炙人口的名篇,嬰寧的形象是蒲松齡筆下許多成功的女性形象之一,人見人愛,好評如潮。學者們把它選編到《大學語文》課本中,是很有見地的。但是有的教材編寫者,對嬰寧這一文學形象的理解,有失準確,因而衍生出一些看似深刻,實則幼稚的、矛盾的、別扭的觀點來,很值得商榷。

  和很多古代文學中的少女形象一樣,嬰寧美麗聰明,不同的是她有個突出的性格特點,就是特別愛笑。嬰寧的笑在作品中出現有近三十次,有“含笑”、“微笑”、“嗤笑”、“濃笑”、“大笑”、“隱笑”、“忍笑’、”縱笑”、“憨笑”等等,各種情態,不一而足。這些笑,絕大多數出自本心,出自天性,是感情的自然流露,絕非忸怩作態,也絲毫不受人情世故和封建禮數的束縛。讀者明顯地感受到她的率真、純潔、本色天然。蒲松齡通過這一天真無邪、活潑可愛的形象的塑造,寄托了自己的人性理想和反封建的民主精神。即作為一個人,應該里表如一,無須偽裝矯飾;作為一個少女,應該自然本真,充滿生命的活力,不應該給她們規定那么多繁文縟節,壓抑了她們的天性。我國在明清時期已出現資本主義萌芽,不僅在經濟上有表現,在思想上出現了初步的民主思想,本篇該是一個很好的范例。惡作劇的發生,導致丈夫吃官司,由于邑宰素仰王生的才德,才得以釋放。至此,嬰寧方了解人世的復雜與沉重,“矢不復笑”。但是,生下的兒子卻把這種天性延續下來了,“見人輒笑,亦大有母風。”看來蒲松齡對于人類回歸自然的天性,是毫不悲觀,充滿信心的。至于在嬰寧笑的背后,有沒有深意,少數時候是有的:有時是掩飾少女的害羞,有時掩飾身世的悲愴,有時掩飾對浮浪子弟的輕蔑。她不只是單純、癡憨,感情世界是很豐富的。

  在故事結束時,蒲松齡托名“異史氏”,做了一番議論,說嬰寧是“殆隱于笑者矣”。作為一般的讀者,可能并沒在意這幾個字后面有什么微言大義;但是作為善于發現問題的學者,卻覺得有某些矛盾或不妥。華東師大出版社出版的《大學語文》第九版的課后“提示”,列舉了三種意見供學生思考、討論。

  第一種意見認為:“嬰寧是為自由而生的”“她的不顧一切的笑‘粉碎了一切教條,一切虛偽’”,“但問題是并不完全合于作者自己所透露的創作意圖———‘隱于笑者’(笑不是天性發露,而是一種生存策略),另外也難以解釋那個惡作劇情節。”

  第二種意見認為:“作者是以‘大智若愚,大巧若拙’的人生哲理為構思的文化背景,他根本沒有想過塑造一個純任天真的少女,而是一個為了融入、適應人類生活,以癡笑為韜隱之策略的極為聰明而又可愛的小狐精。”可是“卻又大大背離了多數讀者的感受。”

  第三種意見認為:“作者確是有塑造‘隱于笑者’形象,甚至老莊哲學的意圖,但是一旦進入寫作過程,人物自己就‘生長’起來……但始料不及的也同時造成了人物性格的一定程度的內在矛盾。”

  這些意見把讀者原本清晰的思維給攪亂了。筆者以為造成這些混亂想法的原因有二,第一個原因是對于“隱于笑”的理解問題。三種意見都認為作者說的“隱于笑”的內涵是,把“真實”隱藏起來,以“笑”作為偽裝出現在人們面前,即所謂的“生存策略”、“韜隱之策略”。這是對作者本意的誤讀。如果聯系上文“觀其孜孜憨笑,似全無心肝者;而墻下惡作劇,其黠孰甚焉!至凄戀鬼母,反笑為哭,我嬰寧殆隱于笑者矣”,從內容看,作者做出“殆隱于笑者”的推斷有三個前提,看她只是一味癡笑、憨笑的樣子,好像沒心沒肺(即沒有頭腦),其實并不是這樣的;她搞的那個惡作劇,那種狡詐誰能超過她;想到鬼母一世凄涼,平素愛笑的她也不再笑了,反而大哭,她是多么孝心。可見嬰寧不僅僅是單純,她是把真實豐富的思想感情都隱藏在笑里面了,豈是一個“笑”字所能包容得了的。從語氣看,“殆”,大概,不確定語氣;“我嬰寧”,即“我的嬰寧,我們的嬰寧”,很親切,喜愛之情溢于言表,完全沒有反感和厭惡。如果聯系下文,作者先用“嗅之,則笑不可止”的山間野草“笑矣乎”的好玩、可愛,從正面深化人們對嬰寧活潑可愛的印象,然后用嬌柔作態的“解語花”從反面對比和襯托,為嬰寧的美好形象畫上圓滿的句號。通篇都是贊美嬰寧,所以把“隱于笑”理解為“生存策略”、“韜隱之策略”,是不符合作者的本意的。

  第二個原因是沒有把“人”與“妖”統一起來,或是把她當成了一般的“人”,忘記了她是“妖”,或是只看作一般的妖,忽略了“人”的精神承載。所以覺得嬰寧的惡作劇與整個形象是矛盾的,是“敗筆”(黃秋耘語)。愚以為既然嬰寧是狐妖變成的人,應該具有“人”的特點,也應該保留著一些“妖”的特點。“笑”是天性使然,“黠”也是天性使然。魯迅在《中國小說史略》中說,《聊齋志異》里面的“花妖狐魅多具人情,和易可親,忘為異類。而又偶見鶻突,知復非人”。“鶻突”,即“糊涂”,嬰寧的惡作劇正是這種情景。這種做法與王熙鳳設計害死賈瑞有相似之處,但王熙鳳是“人”,這樣的人的確太狠毒了。人們說到某人很壞便稱之為“妖魔”,而嬰寧本來就是妖,無須放在“人”的天秤上論其優劣。譬如《西游記》中的孫悟空,他一方面具有“人”的忠誠、聰慧、堅毅、勇于克服困難、百折不撓等品格,又帶有“猴”的調皮、躁動、不安分等特點,也常常搞出一些惡作劇的勾當來。如果抽掉后一特點,孫悟空還是孫悟空嗎?還會是人們喜愛的文學典型嗎?同樣,蒲松齡寫嬰寧,是以狐寫人,亦人亦狐,如果完全把她完全寫成“人”,嬰寧就不再是嬰寧,蒲松齡也不再是蒲松齡了。郭沫若為蒲松齡故居題寫的楹聯,上聯是“寫人寫鬼高人一等”,的確一語中的呀!


   中國論文榜(www.ywngxq.tw),是一個專門從事期刊推廣、論文發表的網站。
本站提供如何發表論文,尋求論文發表代理,快速發表論文,發表論文格式指導等解決方案:省級論文發表/國家級論文發表/核心期刊論文發表//職稱論文發表。


欄目列表
聯系方式
推薦內容
 
QQ在線咨詢
論文發表熱線:
151-6119-9098
微信號咨詢:
zglwbcom
期刊導航 |  論文欣賞 |  期刊驗證 |  學術答疑 |  咨詢輔導 |  相關知識 |  發表須知 |  關于我們 | 
足彩半全场奖金算法